“嘿,你这…”

  叶子高一时无话可说。

  富难咬一口,笑道:“我怕你更不懂这羊腰子。”

  富难再咬一口,“就像这骚气,虽然膻,但隐隐之中孕育着生命的真谛…”

  叶子高目瞪口呆。

  他看着余生,“这不像是富难能说出来的话呀。”

  胡母远走过来,“老夫子点评你的画多了,这么骚气的话,富难也听多了,自然随口就来。”

  “哦。”叶子高恍然,接着反应过来,“不是,你说谁的画骚气呢?”

  他们在斗嘴的时候,富难已经开始享受了。

bte365验证  这羊腰子很肥,外面一层肥羊油,里面是嫩羊腰,烤的香而不老,肥而不腻。上面的孜然、盐巴,还有一点辣椒粉,更让羊腰子变的好看,勾人食欲。巨人们在外面看着,齐齐流口水。

  等富难咬一口,满嘴流油,香的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时,巨人们更是激动的往上挤。

  墨影出剑,再次把巨人逼退。

  巨人们只有流口水的份儿。

  叶子高见富难吃的香,也舍了韭菜,想来一串羊腰子。

  胡母远推开他,“不是我说你们,你们俩全是雏儿,壮什么阳呀。”

  他理直气壮的把羊腰子接过来,“你们有用武之地吗?!”

  这句话扎心了。

  幸好清姨她们去灵龟城客栈游览大河风景去了,没跟着富难过来,不然胡母远非被怪哉教训不可。

  叶子高只能捡起富难方才说过的话,为自己掩饰,“你懂什么,我们是在欣赏食物的阳刚之气。”

  说罢,一口韭菜吞下去。

  “咕嘟。”巨人们齐齐吞口水。

  余生他们不理巨人,继续吊着他们的胃口。

  胡母远就着羊腰子,饮一口葡萄酒,咂摸一下,“这酒和这烧烤有点儿不配。”

  余生扫他一眼,乐了。

  在前世,若有人一口羊腰子,一口红酒,非被人骂土包子不可。

  “是有点儿不合适。”余生说,红酒就烧烤,喝起来不大痛快。

  他把系统面板拉下来,寻摸许久后,从系统里兑换出四瓶绿棒子来。

  “来,尝尝这个。”余生递给富难他们。

  对于余生经常掏出东西,叶子高他们见怪不怪了,反正问他,余生也不会说。

  富难接过大绿棒子,瓶身冰凉。

  “这怎么喝?”富难上下端量,又摇了摇。

  “笨蛋,直接吃就行了。”叶子高说。

  “真的?”富难把瓶口凑到嘴边,刚要咬下去,想到叶子高经常捉弄他,又停下来,“你糊弄鬼的吧?”

  “答对了,我糊弄鬼呢。”叶子高说。

  他端量这玩意,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下口。

  “喝前先摇一摇。”余生一本正经的说。

  胡母远三个信了他,还真摇了摇,然后跟着余生,把瓶盖起开。

  刚打开,酒瓶里就往外冒泡,三个人一时间手忙脚乱。

  “快喝,别浪费了。”余生催他们。

  三人赶忙用最堵住瓶口,“咕嘟,咕嘟”,接着,发出“啊”,爽快的声音。

  “这什么酒?”叶子高惊讶的看着酒瓶,“爽!”

  余生拿起一根羊肉串,吃一口,饮一口酒,隔空向他们敬酒,“这才是美味呢。”

  胡母远忙吃一口羊腰子,就一口酒,接着打一酒嗝,“痛快。”

  他觉着,这酒配烧烤,真乃天作之合。

  “咕嘟”,伴着吞口水的,还有巨人们肚子里雷鸣般的响声。

  余生一乐,看着这些巨人说:“想吃?”

  巨人们点头。

  “可我是人类。”余生说。

  “俺,俺们不嫌弃你。”巨人说。

  “呃。”余生一愣,他说道:“我还是东荒王之子,你们的仇人。”

  巨人们一怔,上下端量余生。

  胡母远一口羊腰子,一口酒,伴着他爽快的呻吟,把巨人们的馋虫勾的直痒痒。

  他们实在饥饿难耐了。

  苗长老一本正经的说:“我们,我们不认识什么东荒王之子,更不曾与他结仇,小哥,你记错了吧。”

  夸娥氏的生存哲学是,能屈能伸方为大丈夫;活下去最重要;饿死事大,失节事小。

  最重要的一条是祖先们留下来的遗训:能用智慧对付的,绝不动用武力。

  虽然能让他们用智慧对付的事儿比较少,但用一次算一次,用进废退,总有长进的时候。

  巨人们已经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,余生也不矫情。

  他一挥手,“那好,你们今儿也算赶上来,本客栈今天新开张,优惠大酬宾,只要不是敌人,都可以进来。”

  苗长老他们喜笑颜开,祖先的遗训果然英明。

  “不过…”余生让墨影拦住他们,“按人头收费,一位巨人五百贯钱,进到客栈可以敞开吃。”

  “什么?”苗长老脸上的笑容落下,“五百贯钱,那是什么?”

  “就这玩意。”余生拿出一贯铜钱,让他们看。

  “我,我们巨人,没有这个。”苗长老看着余生,“这玩意儿太小了,不够我们丢的。”

  “那就别怪我…”

  见余生要拒绝,苗长老忙道:“不过,我们有这个!”

  苗长老转过身,走到一族人身边,让他把衣服解开。

  这族人瞪大双眼,“长,长老,你干什么,我,我不好这口,不是,我长的也不好看,他好这口的话,你把我推出去丢人。”

  “少啰嗦。”长老一把解开他衣领,把他挂在脖子上的东西扯下来。

  他拎着让余生看,“掌柜的,看看,怎么样,够不够五百贯?”

  余生定睛一看,好家伙,车轮大小的大铜钱,当做项链一样挂在脖子上,这巨人也不怕沉。

  “这,差不多够五百贯了,但只够一个人的。”余生说。

  这群巨人们的食量不是盖的,他这五百贯已经够便宜了。

  “这…”巨人们为难起来。

  他们巨人一族,从来都是大锅饭,同进同退。

  有福大家享,有饭大家吃,有苦大家受,有媳妇,那什么……

  钱这东西,他们根本就没什么概念。

  见他们一脸窘迫,又望着胡母远羊腰子,口水直流三千尺,余生一笑。

  他说道:“这样吧,我们客栈正在招人,每天提供两顿饭。干活儿勤快的,一天三顿饭,你们谁觉着合适,欢迎报名。”

  巨人们不说话,全在等着他们长老拿主意。

  苗长老沉吟一下,觉着饿死事大,失节事小,先把面前难关应付过去再说。

  至于以后怎么想巨人上四族交代,那就等以后再说。

  “行,我们报名!”苗长老说。

  “好。”余生答应一声,饮一口酒后又说道,“不过,我们今天要得人少,明天要的人会多点儿。”

  关于第一个建立酿酒坊的任务,余生心里已然有了打算。

  他看了看手里的大绿棒子,觉着在这儿建一座啤酒坊还是挺不错的,足以成为招牌。

  等有了灵泉,啤酒质量将更上一层次。

  就是有一点儿,不知道大荒上的人,喜不喜欢这玩意儿。

  想到这儿,余生把目光放在巨人身上。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大象书城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dxbooks.com/book/2731/1200/